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梅浮的小甜饼《日常五题》

前文食用说明!:日常五题,懒得不行写不动十题。
  梅浮小甜饼,私设浮士德偏向伪娘性质。(性格不变)
  以日常五题的方式表现出来了,食用愉快。
  我就是不写十题,你来打我呀。(你神经病吧)
  全文幼年设定,从Faust6岁Mefisto12岁开始
1、相拥入眠
  Faust刚被Zagi领养回来的时候Mefisto没认出来这是个男孩。
  栗色柔顺长发披到肩上发梢微卷,水汪汪的眼睛和一身白色长裙,Mefisto呆呆看着他。
  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孩子好可爱。
  直到Zagi命他带着Faust去洗浴时他才知道自己搞错性别了。
哈…什么嘛…可惜了,不是个女孩子…
   做完这一切后Mefisto坐在床边撑着额头无奈地叹气。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Faust就趴在门边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看着Mefisto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不行,拒绝不了。
   Mefisto果断下床去轻轻牵过Faust的手蹲下来温柔笑着问他。
   “怎么了?”
   “…睡不着。”
   小孩儿面无表情的小脸和说出的话形成反差,有那么几分口是心非的感觉。
   “是吗…那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
   不用说也知道,人家到这里来并没接触多少人,知道的就只有Zagi和Mefisto。
   好不容易哄着Faust睡下去Mefisto才去关上台灯自己也打算睡了。
   黑暗中他听到身后人呜呜咽咽抽泣的声音,Mefisto刚转身想看看情况,正巧怀中就扑进一个小巧柔软的人儿。
   “…别丢下我…”
   “…好好好,睡吧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Mefisto抚摸着怀中人的长发,顺着他的背轻拍,将他整个人圈进怀里。
   “晚安,Faust。”
2、一同外出购物
  再过那么4天就是圣诞节了,Zagi分配好了买东西的任务给自己领养的那几个小孩以及自家爱人Noa,当然是和他一起去。
Faust和Mefisto一组,老实说这还是Faust第一次上街去。
  也是第一次和Mefisto一起逛街。
  Mefisto紧紧牵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丢,商场里各式各样的糖果特别吸引小孩子,五颜六色,看起来可口极了。
  然而这对Faust是个例外,逛商场的全程他的注意力都在不远处的壁窗那,那里展示的是一件漂亮的黑色洋装。
  Mefisto在一路问了3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疑惑的看向Faust,再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I see...
  不过他的钱只够买一些糖果和装饰圣诞树的装饰物。
Mefisto苦恼的蹲下来双手抱头,Faust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松开忙转身回去找他,见状疑惑的拍拍Mefisto的背。
  “Mefisto?你不舒服吗?”
  “…不是。”
   Mefisto摇摇头,头更加低了低。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Faust抱膝蹲在他旁边看着Mefisto那块地面。
  “…没什么,那条裙子我会买给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Mefisto这才重新牵起Faust的手拉着他一起站起来。Faust闻言羞红了脸,一直红到耳根,他在害怕Mefisto如果知道他这种爱好也许就不会再理他了,他连忙甩开Mefisto的手抱臂扭过头不去看他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道:“什…、…什么裙子?我、我不要裙子,我可是男的。”
  是的,这样就不会被当作变态而被人讨厌了吧?
  “不。”Mefisto摸了摸Faust的头笑着安慰他:“不用担心,就当作是你和我的秘密好了,我会多做点零工好拿到报酬给你买洋服的。”
  “……”沉默半晌,Faust才转过身抱住Mefisto的腰,脸埋在他的怀中闷声道谢。
  “…谢谢你。”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Mefisto从邻居家的Next拿到了新的一版恐怖电影的碟片,在他喜欢同时也很悲伤。
  我喜欢可不代表人家Faust也喜欢。
  Mefisto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偷偷摸摸把恐怖电影碟片看完时Faust就敲敲门探出半个身子站在门边。
  “Mefisto,我可以进来吗?”
  Mefisto赶忙把那盒碟片藏到身后堆出笑容点点头:“噢当然能进来,Faustus,呃,就是我现在想看恐怖电影,你害怕吗?”
  说到后面Mefisto拿出那盒碟片晃了晃,Faust眨巴眨巴眼好奇的看着他手上的东西,点点头很自觉的坐到他身边。
  “怕的话可以让我抱着你。”Mefisto坏笑着揉乱Faust的头发跑到电视机前放入碟片开始播放。
  屏幕里映出一张放大版的血肉模糊的脸,镜头拉远时才发现这不过是个断头,一个长相狰狞畸形的温迪戈正在啃食它。
  Mefisto有点担心的瞥了一眼Faust,结果人家就跟个没事人一样静静看着电影,仿佛看的不是恐怖片一样。
Mefisto暗自松口气和他一起投入到电影中。
  看到中间时Mefisto打了个呵欠,这种主角用枪爽虐丧尸老套的不行的情节毫无看点。
  这时他才感觉到肩膀上多出一份重量,Mefisto看过去,Faust早就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唉…这Next推荐的什么破片子。
  Mefisto把Faust打横抱起放回床上,轻手轻脚地去关了电视才躺回Faust身边给他掖好被子。
  自从第一次和Mefisto睡觉后Faust就经常和他一起睡,今天也不例外。
  此时的Next看着手中的碟片打了个喷嚏。
4、叫一方起床
  每天叫醒Mefisto都是一件乐趣无穷但也困难重重的事。
  这是Faust跨坐到床上被团来回颠簸起落的第十个会合。
  此外他曾试过一边捏着Mefisto的鼻子一边拍他的脸颊。
  显而易见的,这些都以失败告终。
  “Mefisto。”
  “…呼呼…”
  对方只是翻了个身又缩成一团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Faustus…你穿着洋服的时候太可爱了…”
  “……”
  尽管Faust听到这番话开心又害羞不过现在不是被这种甜言蜜语打动的时刻。
  他重新跨坐回那个被团上又开始一轮颠簸起落试图把对方晃醒。
  “Mefisto,起床了。”
  “………”
  在沉默一段时间后被子里发出几声呼噜声,头发睡的跟个鸡窝一样的Mefisto才探出头来看着高处的Faust。
  “Morning…Faustus。”
5、早安吻
  然后依照惯例Mefisto的额头上就会得到Faust的一个甜吻。
  Mefisto也会搂过Faust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个吻作为回礼。

对于伪娘梗以及文中杂七杂八的解释:
因为想到小浮人间体是个女孩子啊所以你也懂的嘛。正剧里的鞋子前端还翘翘的。所以我就动动了我的脑子。文中的Faustus是亲切的称呼,通俗点翻译就是小浮的意思,高逼格是浮士德斯。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