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贝捷的《缚》【一】

预警:本期是路人x捷德!!路人x捷德!!接受无能者不要进!!
ooc!ooc!私设堆起来比我高!
皇爆鳕猩!!
轮x暗示有!!
短篇连载!
下章鬼父开拍!!

————————
   让Geed最先清醒过来的是他身上的黏腻感和隐隐发疼的胸口。
  全身上下都是污黑的脏泥,看起来会不会和所谓的父亲一样呢。
  撑起身子,借着地面上残留的积水模糊地映出自己的模样。
  原本银白的花纹被污染,红黑相间,像极了Belial。
  唯独这萤蓝眼灯还提醒着Geed他存在的意义。
  ——我不是复制品,我有自己的思想,我有自己的身体,
  Geed缓慢的翻过身呼出一口浊气,通过零零散散的回忆他才反应过来现在自己是什么境况。
  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还被Belial以奇怪的方式带过来了。
  “哦?这么快就醒了吗?”
  那令人厌恶的声音,低沉又危险。
  Geed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站起来摆好战斗姿态,那一瞬间,右腿传来的尖锐疼痛牵制住他,结果便是只有沉重的“嗵”的一声,少年跪趴在地,他痛苦的搭上自己的右腿,那里的疼痛从腿弯开始顺下蜿蜒,光是看见那隐约外露的白骨与暗金血肉混合的惨状都让他毛骨悚然又憎恨不已。
  “什…!?”
  “哈、哈哈哈哈…,这么快就急着向我宣誓表示忠心了?嗯?那个凶狠的要杀了我的小宝宝呢?”头顶上方的笑声在Geed听来刺耳无比,他愤怒的伸手想抓住眼前那双黑色脚踝,却抓了个空。
  回应他的则是头上传来的压力,他缓了一秒才知道自己的脑袋被Belial踩住。
  “我的儿子,现在归顺我,我敢保证你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你就尽管做梦吧,Belial。”
  即便现在Belial看不见自己的脸,Geed也拼命的瞪视向他那个方向。
  “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为父再问你一次。选择我还是选择人类。”
  “人类…。那是我一定要保护的东西。凭你这三言两语?让我归顺你?简直是笑话…呃!!”
  肩上的冲击力度过于强大,Geed不由得吃痛的呻吟一声,随即呕出一口污血。
  “我可爱的儿子,为父没有听到你的回答。麻烦你再说一遍。”
  Belial眯起眼看向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少年,不可思议的,Geed并没有感觉到最初相遇时那震慑人的气场,取而代之的是无声的恐惧。冰冷的气息沿着足尖升腾渗透过他的每一个毛孔,他差点要顺承Belial选择他,但是心中还有什么在支持他。
  是啊,那些伙伴。
  “……我选择人类。”
  “咯咯…呵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这才是我Belial的儿子。不过你现在有点不明白你的身份吧?我和你,可不是在对等的地位交谈…不,不是交谈,而是你向我求饶。”Belial掐住Geed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将他提起来,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好好想想吧,被一群肮脏的生物包围好点还是归顺我更好。”
  接着Geed就被扔到一旁的水池中,身上的黑泥很容易就被洗去,残余的鲜血一点一点晕染开。
  Belial远去的脚步声并未让Geed放松警惕,他挣扎着从水中爬起来,猛烈咳嗽,呛出几口水。
  疼啊,疼极了。
  眼角因为疼痛泛出的泪水和胸前指示灯时不时闪烁发出的声音都在提醒他:自己现在孑然一身。
  “什么啊。Belial大人看中的就是这个毛头小子?”
  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自己前方,说真的,Geed并不想理会。而且照现在的情况和刚才Belial说的话来看,自己没那么快就归西。
  “哼,能被Belial大人选中那也许就有他的价值。”另一个稍显沉稳的声音接过了那人的话茬。
  有两个。
  Geed兀然惊醒,抬头向上望去,那样子或许是其他的宇宙星人。
  “哦呀?小鬼头终于知道起来了?”语气狂妄的宇宙星人抓起Geed的脑袋,不屑讥讽:“瞧瞧,瞧瞧,你这幅样子居然是奥特战士?真是无趣。快点完事吧。”
——————————

评论区欢迎你,围脖见。
我难产…。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