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多cp向】m78宠物店的男人们①

  说起Zero这个人,到目前为止就是个花花公子,有钱不做正事,有时间不去工作,成天和他那一堆“人生路上不可多得的好朋友”们扎堆的去各个享乐主义至上的富豪聚集地疯。
  这得益于他的父亲Seven从他小时候迫不得已实施的散养式教育,也就是被工作压榨自己的时间压榨的一点不剩。…什么?你问他的母亲?那位要强又高雅的女人对于过上这种成天追在小娃娃后面捡尿布的生活是非常抗拒的,而且这种商业的联姻当然毫无情谊可言。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照顾Zero重任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当时还未踏入社会的好表弟Taro身上。
  现在想来,会相信那句“我只是迫不得已帮表哥照顾一下,不要想这么多了,小坏蛋”的自己,不是脑子给门夹,就是脑子给门夹。
  微一定神,Zero把自己从短暂的回忆中拉出来,抱着猫咪的冰山美人已经不在原地了,取而代之的是放在茶几上的一碟小点心,和放下碟子的白净修长的手,Zero的视线顺着那只手攀上手肘,上臂,肩膀,最后截住那双温润墨眸。
  “Tiga,我有件事想问你。”
  “我知道。为什么你会想在我这工作?”Tiga绕过茶几坐在Zero的旁边,因为增加了一个人而更加下陷的沙发让Zero有种落在坑里的感觉,他直起身,这样也方便他装出一个正经的样子,一副态度诚恳却又无辜沮丧的表情:“我最近…失业了。交不起房租,所以才被那个留着丑胡子的臭老头赶出来了。拜托了…Tiga,我只需要两个月,我就…”我就能把你把到手顺便回家。Zero咽下了后半句,换上了另一句让他看起来又正直又不谙世事的说辞,“我就会离开,自己去找工作。毕竟我可才刚大学毕业不是吗…”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Zero觉得自己要笑死了,自己明明就是毕业了几年故意不想帮他的臭老爹,压根没有工作,也没有那么正直。
  而Tiga就是相信了。下垂的眼帘显得那双墨眸有点干涸,俄而重新明亮起来。
  “真是不幸啊…那么这两个月你就在这里工作吧。”话末,他还淡笑着拍拍Zero的肩,那双眼睛像是在说:没关系,别伤心。
  有那么一瞬间Zero想起了很久以前当自己还在初中的时候时不时能在车站看见的那个人,好看是真的,有多好看他不记得,还存于印象中的也就是这样一双墨眸,是个干净的人。而自己从来没和对方打过招呼,认识的契机还很微妙。自己不过是打完架满身伤垂头在等公交,一只手就出现在他眼前。
  “站得起来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然后我们的Ze•不解风情•ro把那只手打开了,他警觉又高傲的瞪视回去,就落入了对方亮润的双眼中。
  “…感谢。”那时的自己,也是这么回答的,现在也不例外。
  于是乎,长达两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的身无分文小少爷Zero的蹭吃蹭喝生活开始了。
  才怪呢。
  给宠物帮忙洗澡是最烦人的,尤其是那只哈士奇。名字好像叫什么,Dyna。对,就这个。
  说起他Zero就来气,本来水湿毛差不多湿透了,等Zero刚拿起沐浴露瓶子就给那只大狗叼起来甩开了,发癫一样的跑出去狗毛打湿地板的痕迹让Zero很是心烦,毕竟等会儿收拾的还是他。
  结果那哈士奇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支人类用的洗发露。
  后来Zero才知道那是Tiga的。Zero用左手按住了右手差点竖起来的中指,接过洗发露,哈士奇还雀跃的汪汪两声抬起两只前腿扒住Zero的小腿。
  最后在他说着“好好好给你洗给你洗”的妥协声中他硬生生用上了那个宠物专用的沐浴露。
  这不是事,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这家店居然还能卖蛇。这条蛇美名其曰Agul,是条黑王蛇。虽说不咬人,但也不是绝对的温顺。
  Zero每次进到那个饲养间都得站定好一会儿,让那条黑色的家伙把自己全身上下看个够,蛇信快速放出又缩回去的动作在Zero看来仿佛他才是食物,直到黑王蛇兴致缺缺的重新溜回树上盘起来,Zero才去放食物,放完就跑,门还差点忘了锁。
  得,这家宠物店已经不止是宠物店那么简单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