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扎奈的《待你长大》①

懒癌突发症结是治不好的,我要去肝双贝x捷的车车了告辞👼👼👼👼
ooc这东西当然会有还请海涵(流下悲伤的眼泪
————————————————————

  “…啧,这雨下得真大。”

  远处奔跑的急促脚步声夹杂水花飞溅的声音愈发靠近,过后的一声报怨亮起了楼道间的声控灯,略显暗黄色的灯光打在那人身上,他只手将被雨水湿透的头发撩过额头,白衬衫布料湿了水紧贴他的肌肤,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纹路,他健美的身躯一览无遗,西装堪堪披在他的身上,虽说狼狈,但更多的是男人的英气。

  男人来到家门口低头正要掏出钥匙,角落那只蜷缩着不安紧盯他的小家伙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哪家的小孩?”

  Zagi半蹲下去细细打量着对方:是个孩子,眼睛是少有的琥珀色,头发因为雨淋的缘故发尾滴着水,衣服上有些泥点污渍,露在衣服外边的皮肤满是大大小小的擦伤痕迹,印在小孩儿白嫩的皮肤上煞是刺眼。

  “叔叔…我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下好吗…雨一停我就走…”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那孩子微微发抖,他搓了搓手臂的皮肤往墙角里面又缩了缩,好像这样做就能让其他人看不见自己一样。

  “…你父母呢。”Zagi皱了皱眉,他并不想被邻居的老太太认为自个儿拐了个孩子回来。

  “没、没有爸爸妈妈……他们已经不要我了。”

  “…?!”Zagi也没想到这孩子居然给出这个回答,他现在就想好好吸口烟冷静下,但是不行,旁边有个未成年,既然这个未成年到了自个儿这里说不理也太冷血了点。

  “…啧。”Zagi不耐的咋了咋舌,对着对方扬了扬下巴,“喂,你叫什么名字。”

  “Ne、Nexus…”

  “成了,你暂时就跟着我。”说完他就把这个叫Nexus的小孩单手抱起来扛在肩上,一手摸出钥匙插到锁孔里,这时候Nexus推了推Zagi的肩膀用怯怯的声音反抗。

  “不…不要…呜…”

  话没说完屁股上挨了一掌,不重,也足以让Nexus安静下来。“怕什么。”Zagi满不在乎开了门连人带孩子进了屋子。

  或许是一个人住的关系,家里虽说整洁但是摆设也太过于简单,客厅里就一台电视一个茶几和沙发,能称之装饰的也就只有电视机旁精美高大的酒柜。

  Zagi把Nexus放在沙发上,找来条浴巾包住他瘦弱的身体,并且叮嘱他好好待着便去浴室放水。

  看着Zagi离去的身影,周围空落落的,让他左边的胸口没来由地发疼。

  他慌慌张张地跳下沙发,跟着Zagi刚才离开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小手扶在门边看着Zagi想和他说不要把自己一个人留在那里。

  “叔…叔叔…?”Nexus怯怯地叫那个男人,他回头见着Nexus愣了愣,旋即走去抱起他。

  “直接叫Zagi也行。”Zagi不擅长地露出一个安慰意味的笑,把Nexus放进温水中,

  “Zagi...”

  “在的,你疼么?”Zagi用湿了水的毛巾轻轻擦拭Nexus的肌肤,大大小小的伤口结的血块凝在上面,几乎是贴到那一样,现在撕开肯定很疼,Zagi只能为他擦干净其他地方的污渍防止感染。

  “不,唔…不疼。”小孩握着拳头时不时发出嘶嘶的吸气声这么说道。

  “很快就好。不过我可能得撕开你的衣服。因为可能背部还有点伤。”他这么说不是没理由的,毕竟Naxus离开他原来坐着的墙角时Zagi看到了那个淡红色的“V”字。

  “没…没有的…啊啊!”布料撕裂的声音,接上Naxus的哀鸣,之后是一片死寂,连头顶深深呼吸的气体流动声都能听得清楚。

  “……这是你不小心弄的伤口吗。”

  “……呜…是的。”

  你放屁。Zagi想这么说。但他将那半截话压了回去。

  孩子瘦小的背上有一个血淋淋的,横向延长的“V”字,从伤口裂开的程度看,是被人用什么尖利的东西硬生生刻出来的。

  妈的。世上这种变态的人就应该去死。Zagi啐了一口。

  “再忍一忍好吗?疼的话就哭出来。”他揉了揉Nexus的发顶,小心翼翼的将湿了水粘在Nexus的衣服剥开,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力度擦去伤口附近的脏泥,清理干净后以毛巾把他整个人包裹,吸去水分后为他上了药。

  做完这些的Zagi抹掉额头的汗,用余光暼一眼小孩,既不哭也不闹,乖乖的任自己给他清理。

  “穿上衣服就快睡,我也得去洗澡。”

  Zagi找来他前几年勉强能把自个儿套上的衬衫盖在Nexus头上,放了一杯温水在床头柜就走进浴室。

  “等…!”Nexus好不容易把脑袋从袖子那块解救出来就看见Zaki进浴室的背影,他伸出手想叫住他,让他再多陪自己一会儿,求救一样的呼唤却被挡在门外。

  ”……唔。”
  Nexus把自己藏进被窝,这情节像极了他在孤儿院的时候老师讲的故事。

  那种吃人的恶魔,遇见了不听话的小孩,就会啊呜一口,什么也没有了。人也是,人心也是,人性也是。所以…Nexus一定要听大人的话,不要抗逆他们…

  那时老师柔嫩白净的手放在自己头和略显担忧的表情让Nexus十分不解。也包括现在,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被那群大人伤害了还要听他们的话。

  比起那群大人,我更想选择恶魔。

  他在被窝中缩成一团,静静的想着,想着,直到意识落入黑暗中。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