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杰高的《女朋友!男朋友?!》[上]

⚠️ooc!ooc!ooc!
⚠伪️杰高杰!其实到后面是完全杰高的XDDD
⚠现代paro!
️⚠️有车的,但是在下篇
⚠️私设堆起来比我高,欢迎来到大型掉粉现场xx
⚠️法官大人是女装攻哦x
——————————————————OK?go——————————————————


    暖色灯光透过纸窗,方形建筑入口之上的红木牌匾简单写着“华庭”二字。

    一位黑发西服男人一手握着手中的手机,对着屏幕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牌匾,再三确认自己是否来错了地方。

    “真的是这里吗……?”

    正当他半信半疑伸手要去掀开门帘时身后一句元气的招呼声叫住他。

    “Cosmos!”

    “诶?”Cosmos微怔,回过头去看对方,光是那一头亚麻色的短发就能很轻易认出那是谁,“Dyna!你也是来这…嗯…”

    “联谊哟。被拉来凑数了。”被叫做Dyna的男子向着Cosmos挥了挥手,接着走来揽过他的肩,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不要告诉我哥,呐?否则他会敲死我的。你能帮我保密的吧?”

    “根本就是你自己想来嘛,混小子。”Cosmos笑着捶了Dyna的肩膀,和他并肩走入店内。

    这家居酒屋的内部装饰并不很豪华,相反的是简单朴素,两人走向角落处,那处预订的位置,左排的位置早就有人等候多时,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正浏览菜单,一副思考的样子。

    “你的朋友重要还是菜单重要啊喂。”

    眼镜男眼前的菜单被抽去,顺着看过去,是Dyna。

    “呼,现在才来吗。”他扶了扶眼镜呼出一口气,不紧不慢斟上茶喝了一口。

    “少来!你可早看到我们了吧,别装了,女孩子们还没来呢。”Dyna大大咧咧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弹了弹那人的眼镜腿,得到了一声咋舌。

    “啊哈哈…其实是Hikari给的位置太偏了…”Cosmos也无奈笑着坐在外边的位置。

    “Hikari先生——!”远处传来一个开朗活泼的少女声音,打断了Cosmos接下来要说的玩笑话,三个男人一齐把视线投向那,只见一个中等高度的娇俏少女挥着手,身旁还有一个
长发披肩微笑着的同伴,比那个少女要高出一个头。少女拉着她的同伴来到Cosmos一行人的那一桌入了座,接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解释:“不好意思…我们等另一个同伴很久没等到,时间快到了,才匆匆忙忙的赶来…真的对不起!”

    “哎哎,没关系没关系,女孩子嘛,出门打扮一番总是要花上一段时间的。这么急匆匆的肯定很累了,要不要点些喝的?”Dyna倒是不在意的甩甩手,旋即把菜单翻开递到少女面前。

    旁边的两人早已在心中唾弃了他八百遍。

    平日里就懒得不得了,偏生这时抢尽风头,呸。

    但他们不明说,而是在桌子底下狠狠捏了把他的大腿,左一只,右一只。

    “真的吗?你们不介意就太好了!我想要橙汁,Tikina想要什么?”少女把菜单推到同伴的面前。

    “一份一样的就可以了。”被叫做Tikina的少女点了点头,重新把菜单放到Dyna面前。

    “诶?这位女士叫Tikina吗?明明都还没自我介绍就先直到你的名字真失礼啊。这样,我叫Dyna,目前是个体育老师,想要增强体质都可以来找我哟。”Dyna说完后还嘿嘿两声,自认为帅气的擦了擦鼻子。

    好痛——!

  Hikari和Cosmos在心中如是想到。

    “啊,啊,人家是Melissa,只是个地下偶像,很辛苦呢,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来看人家的演出哦!”

    好可爱!

    三个男人如是想到。

    “咳,我的名字叫Hikari,现在医院工作,外科医生,若想知道我擅长的领域,请来找我挂号吧。”话末,他还扶了一下眼镜才端庄落座。

    ……完美到让人发毛啊。

    另外两个男人眼神交流了一下,桌下互相竖起大拇指,赞同了对方的想法。

    “Tikina,没有什么特长,是个花店的老板,如果各位有需要的,也可以光顾。”Tikina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

    哦哦!正中红心!太温婉了!

    我们的体育老师心中对这位花店老板好感度骤升,他的两位好友就差为他挡住双眼,以防对方看见他那满满的爱意。

    “那就到我……”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Cosmos满心欢喜正要开口表现,那位迟到人员出现了。
他不禁瞪向那个方向,但很快的,他的怒意就转为了心跳。
他为对方如瀑柔顺的长发而迷住,也为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而吸引。那双手骨节分明,白皙干净,天生的高骨架使得她身形修长。她本人也是那么的干净。多好啊,Cosmos几乎沉溺在这其中。

    “Jestes你来啦!太好了,我还想着要不要打电话call你呢。”

    “抱歉。路上有点堵塞,下次我会补偿的。”被唤作Jestes的女孩表情没有变化,但从她略显低沉的声音中听得出一点宠溺。

    Jestes也落了座,见Cosmos还在看着他,他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个…先生?”

    “啊、!啊你,你来啦,我们等得有点久,不、不好意思。那,那么继续,我是Cosmos,只,只是个保健品公司的推销员,也没什么爱好,请多包容。”

    你的好好准备了呢??!完了完了……随缘吧

    Dyna和Hikari在一旁内心焦灼。他们对这个一到关键时刻说话就抓不到重点的好友十分生气。

    我,我也不想,都怪我这破嘴……

    Cosmos才是想哭的那一个。

    “自我介绍吗?我居然错过了这么精彩的时刻,很遗憾。我叫Jestes,现在是个无业游民,平时只喜欢看看书,此外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失敬了。”

    Jestes说完也鞠了一躬,衣领因为这个动作稍稍下滑,从Cosmos这个视角正好能看见那其中的风光。淡褐色(和谐)乳(和谐)晕(和谐)在对方的衣服中若隐若现,若是让Cosmos说话,此时的他一定会结结巴巴。

    但是…作为女人而言……会不会太平了…?

    正当他这么想时Jestes已经起来了,而且直接看着他的眼睛。

    糟糕!

    Cosmos想移开视线也已经来不及了,在那充满不知名情感的双眼中他发现他无处可藏。

   “我,先去趟洗手间,各位聊好。”

    Cosmos仓皇的逃进男厕的最后一个隔间,他又苦恼又烦躁,气愤的狠狠敲了下厕所门,然后打开手机刷了刷twitter想冷静下。

    这一打开不得了。

    他见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他们联谊会的居酒屋,桌上的摆设和酒食像极了他们那一桌的,而且从视角来看…是Jestes。自己什么时候加上的她?他为什么没有印象?

    但他的手已经在下面敲好了字,并且发送上去。

    「诶?在居酒屋吗?很多人嘛。」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

    「都在等你。」

    Cosmos心一惊,但他也确定了,自己的好友列表里早就有Jestes了。意识到这一点的Cosmos只能悻悻摸着鼻子出了厕所重新回到战场。

    远远就能感受到Jestes的目光,Cosmos试探性的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坐上位置。此时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微弱的响了响,Cosmos悄悄的看向自己揣着手机的外套口袋。

    「又不会吃了你。你和我无冤无仇,怕什么。」

    ……仔细想来也是这样,有什么好怕的,毕竟对方是女孩子,就算生气应该也不会把自己揍成重伤。但是从语气上来看自己貌似让他十分焦躁。

    Cosmos这才抬起头,看了身旁两位好友,都在忙着和妹子周旋呢,倒不如说已经拿出了一定要拐一个女友回家的架势。

    拜托了!你们两个不要丢脸!这只是联谊不是吗!……不对,把这场联谊看作单纯的联谊的我果然还是太单纯了…。

    Cosmos调整心态,伸手去拿桌上的梅酒酒瓶,却碰到另一只手。

    是Jestes。

    他愣了一秒,随后僵硬的问道:“我给你倒酒…?”

   “嗯?好啊,谢谢。”

    其实,和她交流也没这么差。

    Cosmos小心翼翼的把酒斟到杯中的三分之二,也为自己斟了相同的量。

    此时手机微振,他调开消息界面,上面的发言人还是Jestes。

    「梅酒好喝吗?」

    「忘了说,那个是我自酿了带来的。」

    这种话……明明当面问也…。

    然而Cosmos还是不禁笑出来,饮尽了杯中那糖分过高的梅酒,敲下一句回应。

    【嗯,很好喝哦。】

    做完这些的Cosmos抬眼悄悄去看她,发现Jestes也在看自己。两人的目光对上的那一瞬,Cosmos的心房一窒。

    唾凤眼…也能这么好看啊…。

    反倒是他先低下头,将自己面前的一碟烤鸡胸肉一点一点推到了Jestes面前。

    “那,那个,说起来,你说你是无业游民,那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Cosmos为了掩饰自己这唐突的动作,随口说了个问题。

    “你想知道?”Jestes仍然没有多大表情变动,而是又倒了杯梅酒抿了一口,“法官。”

    “法官?!好厉害……难怪,你的周身总是有一种……呃,气场。”毕竟这个答案确实有点出乎意料,“那为什么不做了呢?”

    “只是暂时。”

    “实习法官?”

    “……噗。不是的,我已经工作了有三年了。”

    “那为什么……”

    “只是单纯的想转换下心情。……不和我说一说你么。”Jestes给Cosmos的盘中添了几块烤鱿鱼片。

    “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前面也说过了,一介平凡的推销员?哈哈……”Cosmos尴尬的搔了搔后脑勺。

    “不是这个,你难道没有一点喜欢的事?物也有几样吧。”

    “诶?喜欢的事……吗?说出来也许会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

    “这个,这个……”Cosmos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开口,他只好在手机的输入框中飞快打下几个字发送出去。

    【小动物。】

    「看得出来。之前看你发上推特的都是你家猫的照片。」

    Cosmos不由得感到害羞,而下一条信息让他不知所措,竟是想也没想就在上面打下一句好。

    「我也很想逗逗猫,下周末我可以去你家么?」

    那一晚的联谊会就这么过去,但有所改变的是,平日里他会问候Jestes,每天早晨起来了Cosmos总会发送一句早安,然后配上自家那只橘猫睡懒觉的照片。

    晚上则是发送了橘猫粉红色的肉垫的照片,再配上文字。

    【橘太郎梦中梦见你了哦,。】

    「我也梦到橘太郎了,晚安,橘太郎。」

    【那我呢?】

    「你没有梦到我吗?」

    Cosmos敲击键盘的手停住了,他不知道他的脸怎么像是烧起来一般,于是他输入了那行字后闭上眼睛一咬牙发送了出去。

    【梦到了,晚安】

    「我也是,晚安」

    那天晚上Cosmos做了个梦,他和Jestes亲吻,濡湿的舌头交缠,但是对方的动作要更加强势,最后自己被按倒在床上。

    衣衫的纽扣一粒一粒解开,勾人的亲吻沿着下巴一直吻到(和谐)乳(和谐)尖,(和谐)乳(和谐)头也被对方含住,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腰都要(和谐)软化。

    然后自己的(和谐)双(和谐)腿(和谐)被抬起来,Jestes扶着什么进入了自己(和谐)屁(和谐)股(和谐)的那个(和谐)洞(和谐)口。

    “……!!!?!”Cosmos被惊醒了。

    那是……什么……?男人的……?

    他不可置信的喘着气,带着一身的黏腻进了浴室,没有注意到手机上的信息提示。

    Justice:
        「我很快就到你家了。」

TBC
——————————

车?那是下章的事x
可能会写完,也可能不会(喂

评论(2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