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梅浮的《I have two dolls》

是我.不要抓我.

写3play好累啊,我要疯了。

这次太凰爆了,不敢放预览图,我们评论区链接见。

ooc得很,你们不要打我了,不想看的就不要看了
格式看不下去一定要说我会重编!

赛迪的《心口不一》 Chapter 1

是我,欠了很多钱的那个垃圾咸鱼。
我来填一填坑而已。
但是我又填不完。
前梗见我空间。留下了卑微的泪水。
奥体即人间体设定,平行世界。只要你想不到我都拉的到的郎。还不写的那种。
求求你们不要骂我我马上就不写这么ooc的文了真的。我不写了吧呜呜呜。
写文一时爽后期火葬场,为了标注我说一下这个设定借了言叶花这部作品!砂糖太太超好的求求你们嗑吧xx!!特别是广播剧!x












——————避雷线——————————现在走还来得及——————
  雪夜,空中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有几片粘在大古的鼻尖,鼻头被冻得微微发红他也并不在意。毕竟是他和女友的一周年纪念日。

  “大古——”不远处一个身材娇小有着栗色长卷发的女人朝这大古招了招手,很快的小跑过来,扑进大古怀中。

  “晚上好,奈子。”大古弯了弯眸,眼角处的泪痣配上他微笑的样子更显温柔。“等会儿想要先去看电影吗?”

  “诶?电影院?可是这是一周年纪念日,难道要用看电影打发时间吗?”被叫做奈子的女孩抬起头看向大古,眼睛内的疑惑显得她显得很是可怜。

  【要不是想着早点找个人家安顿,辞了工作,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然而不同的是,圆大古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他怔住了,明明奈子的双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闭上了,那后面那一句?又是什么?

  “奈子……你在,说什么……?”大古咽了口唾沫,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没有听到吗?我是说雪花好漂亮啊,你看你看!”

  【次次都是这样。我也已经过了能看到雪花就像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的年纪了。不过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啊,也许是我太心急了。万一能遇到更好的呢?】

  截然相反的声音。大古并没有被奈子拉着走,他还没弄清到底是为什么。他觉得这一切有点真实,又太过于虚伪。

  “抱歉,奈子。”他双手搭在奈子的肩上轻轻推开她。“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我们还是下次吧。”

  大古没有给奈子解释的时间,几乎是逃跑一样,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迈开双腿跑着想要离开她。因为再呆在那里,就会听到。

  听到那些真实的话语。

  迎面撞上了人,力的作用迫使他不得不摔在地上。他也不想看撞到的是谁,他只想跑,逃跑。

  “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被撞到的人伸出手到大古眼前想要扶起他,但是大古没有理会,只是抬头简单的扫过一眼,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可是对方看出来了。“大古前辈?啊啊很对不起!我这就扶你起来!”一双强有力的手托住自己的腋窝把自己支起来。“没有事吧?”

  【大古前辈的身体…】

  又是同一声音,不同的内容。他怔怔看着面前的后辈,黑色碎发发尾微翘,银边的眼镜配上这个怯懦表情显得他有那么几分青涩。

  大古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这个后辈的嘴唇,他在这隐约中的感觉确定了什么。

  自己或许能听到别人的,心里的声音。这是一方面自己确认的内容,但是他不明白令人的心声的意思。

  “没有关系。”他被令人扶起来,露出礼貌的微笑。“谢谢。那么我还有急事,就先回去了。”大古很快的抽出了手,移开视线匆匆擦过令人的肩膀过去了。

  “啊,啊那么就送到这里了。前辈好好休息……”

  【前辈的家……好想进去看看。好想再和前辈多说说话。】

  他还是能听到那句心声。这种混乱的感觉让他不安。大古并没有心思去想这么多,也许只是伊贺栗太好奇了。问题不在这里。重要的是自己能听到周围人的心声。

  各种各样的心声,好的坏的,善良的,阴险的,抱怨的,高兴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耳边已经快把自己的思维搅浑了。

  这样的感受是他在回家的电车上感受到的,只是因为拥挤轻轻的碰了下其他人,就能听到不耐的抱怨声。

  但是周围人并没有看向发出抱怨声的男人,当然了,这怎么可能呢,因为那样的抱怨是来自内心的。

  他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累,疲倦。他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却一夜无眠。

  他和奈子交往已有一年了,说起来他对恋爱这方面的事并不那么擅长,他不喜欢那种妖艳高贵的类型,这种温柔开朗的相较之下能让自己放松不少。这种联谊会上结识的女孩能和自己发展到现在也算很长时间了吧。可是当知道对方内心的想法时那种铺天盖地的眩晕感和窒息感让自己几近崩溃。那些话语都化作锋利的尖刀刺入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人类吗…始终都是虚伪的动物啊。自己难道就不是了吗?只不过是想将这种负罪感推卸罢了。脑中的思维混沌,一想到心脏仍然在跳动这件事,那股悲哀就不可控的从眼中以泪水的形式溢出了。

  第二天大古是带着乌青眼圈出了家门的,早晨的电车甚至要更拥挤一些,手臂挨着手臂,肩头挨着肩头。车厢内污浊的空气有点让他难以呼吸,意识的模糊中他好像听到熟悉的声音。

  【居然能和前辈在同一列电车里相遇。怎么办……要不要趁现在…说说话也好呢?可是前辈身体很不舒服的样子,昨晚又发生了什么事呢?啊不对不对,问题不是这个,前辈他看起来快倒下去了…!】

  这个声音,是昨晚的后辈。想来大古才发现自己对他的印象并不是特别深,连名字也不清楚,毕竟被分到了不同的部门工作,虽说是新人,但是勤勤勉勉也得到了上司的认可。

  大古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后辈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执念,他背过身做出没注意到令人的样子,靠着扶手的柱子脑袋昏沉。

  如果下一秒倒在地上的话就倒吧。那个后辈给自己的感觉并不是那种袖手旁观的人。大古抱着自暴自弃却又侥幸的想法,离公司还有六七个站。憩息一会儿也不是不行。

  【不行,我要看着前辈。要是倒下去的话就糟了。】

  那个心声靠近自己,大古现在已经是一副昏昏欲睡的状态了。在他的脑袋和上半身向左偏过去的时候不出意料的靠在一个柔软的肉垫上。

  十有八九是他了,倒在人身上的大古不动声色,他想了解更多,关于那个后辈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想法。这和那种敬仰不同。

  一开始大古是这么认为的,自己不过是被一个后辈尊敬当成了努力的榜样。为此他的内心短暂的得意了一小会儿。毕竟人总是需要认可的。

  【前辈靠着我、前辈靠着我…天啊……我好喜欢他…睡着的样子太可爱了…怎么办……如果亲他的话他会醒过来吧…可是我太想亲吻前辈了……】

  对方是gay。而且看上了自己。

  大古当即得出结论。不可思议的,自己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同性而感到排斥,但大古不记得自己曾做过什么能提高他好感的事情。

  静下心来,对方衣服上传来的洗衣剂味道让大古感到安心,他说不出个中原因,但他鲜有执拗的认为这气味很好闻。他也真的放松下来,不去听周围人嘈杂的心声,将自己的身体暂时交由这个后辈照顾。

  丢脸的是他真的就着这个暧昧的姿势睡着了,还被伊贺栗叫醒。

  “前、前辈……”

  大古和伊贺栗面对面,大概是被挤来挤去的缘故。自己几乎是贴着伊贺栗的。

  【前辈趴在我身上了……!好想搂住他…可是会被讨厌……】

  大古知道伊贺栗的想法,但不能表现出来,他离开伊贺栗的怀抱还轻咳了一声。“早上好。昨晚的……后辈?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很抱歉。”

  “伊贺栗…令人。”

  【也是啊…没见过几次面嘛……前辈怎么会知道我呢。】

  “圆大古。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大古弯起眼睛,那颗泪痣一如既往发挥它的作用,让这个微笑变得温柔可亲。

  “很、很抱歉打扰你的睡眠。但是下一站我们就要下车了,请不要介意……”

  【笑着的前辈也……很好看……】

  面前双手揪着公文包带子的男人低下头,仔细看还能发现他泛着粉红的耳根,但是对方心中的爱意过于露骨,反倒让大古不知所措。

  “不会。谢谢你,伊贺栗。道歉的应该是我,昨晚和现在的失礼都让你难堪了吧?对不起。”

  “没有关系的!我不介意……”令人摆了摆手,很快的想逃离这个话题,再度张开的双唇,发出的声音被下车提示音盖过。

  令人的心中泛起小小的苦涩与失落,他也回到之前那个冷静平常的状态。“到站了,圆先生。我们去公司吧。”

  他想说什么呢?

  大古随着流动的人群,看着在前方为自己开路的后背,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眼睛。

赛泰的《Take Control of me》NC-17

⚠️是!赛泰!不能接受者勿入
⚠️ooc!ooc!ooc!辣眼睛真的好对不起……。
⚠️以后的车如果我没标明的话都是拟人
⚠️又是这个ooc作者!!打他!!还他妈拖更有脾气!!
⚠️你好,又是我,脆皮鸭文学爱好者(???)
⚠️🚲🍊,📿。
中考前自我放松
我都在干什么(……)
老年人的do love(??)为什么要那么甜腻???都老夫老妻了就这样吧

链接评论区
三个了都,这么能抓我以后岂不是要云盘见?

存个梗。

您好!还是我!
可能有部分观众老爷要揍我了(小声bb
但我这次来,
并不是说杰高那篇文的事。(被打死了
这次是赛迪相关!拉郎慎入!!

人间体,大家都知道的吧
令人x大古
我十分喜欢看两个温柔的人在一起互相关照,虽然大古稍微任性了一点,令人胆怯了一点
但是在坦诚相见的时候或许会演变成大古主动or令人失控的场面哦!
这次的私设是人间体=奥体
平行世界的设定!职场paro,秉承年下的原则,是那种青葱令人x前辈大古的形象!
不是说我不吃大河和大古这一对,印象中好像已经有太太写了,已经满足了吃粮的欲望,也就不动笔了
当然也可能会在中考结束后,吃得下的,心动的couple总是想要亲自动手的!
杰高也会在中考结束后放出!分上中下三篇发布!
晚安!


突然看到,就想起了这个x
蓝色:可以接受,有时会突然喜欢,但不持久♂
红色:看到就要爆炸💥💥💥
绿色:没什么感觉,需要特定条件诱发,现在还未知(?)
紫色:什么啊,卧槽,看不动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节操的人🙏🙏🙏🙏

虽然是博爱党,但是吃不下的,还是有的,佐希七狮贝赛
我知道我喜欢相爱相杀这个和贝赛矛盾了吧,但我觉得兔子太年轻了,经历的苦和难也是十分多的,所以不忍心,也吃不了
更喜吃赛迪,阿三又温柔,想象下阿三偶尔早归,兔子回来了,和阿三窝在沙发里两人黏在一起,小孩子性格的兔子真正放松下来对着阿三撒娇
温馨点更好啊xx
另外我可能迟早要蹲局子的xx光是对未成年出手就已经xx
感谢您可以看到这里!顺带也不要脸的求一波深交扩列x

杰高的《女朋友!男朋友?!》[上]

⚠️ooc!ooc!ooc!
⚠伪️杰高杰!其实到后面是完全杰高的XDDD
⚠现代paro!
️⚠️有车的,但是在下篇
⚠️私设堆起来比我高,欢迎来到大型掉粉现场xx
⚠️法官大人是女装攻哦x
——————————————————OK?go——————————————————


    暖色灯光透过纸窗,方形建筑入口之上的红木牌匾简单写着“华庭”二字。

    一位黑发西服男人一手握着手中的手机,对着屏幕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牌匾,再三确认自己是否来错了地方。

    “真的是这里吗……?”

    正当他半信半疑伸手要去掀开门帘时身后一句元气的招呼声叫住他。

    “Cosmos!”

    “诶?”Cosmos微怔,回过头去看对方,光是那一头亚麻色的短发就能很轻易认出那是谁,“Dyna!你也是来这…嗯…”

    “联谊哟。被拉来凑数了。”被叫做Dyna的男子向着Cosmos挥了挥手,接着走来揽过他的肩,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不要告诉我哥,呐?否则他会敲死我的。你能帮我保密的吧?”

    “根本就是你自己想来嘛,混小子。”Cosmos笑着捶了Dyna的肩膀,和他并肩走入店内。

    这家居酒屋的内部装饰并不很豪华,相反的是简单朴素,两人走向角落处,那处预订的位置,左排的位置早就有人等候多时,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正浏览菜单,一副思考的样子。

    “你的朋友重要还是菜单重要啊喂。”

    眼镜男眼前的菜单被抽去,顺着看过去,是Dyna。

    “呼,现在才来吗。”他扶了扶眼镜呼出一口气,不紧不慢斟上茶喝了一口。

    “少来!你可早看到我们了吧,别装了,女孩子们还没来呢。”Dyna大大咧咧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弹了弹那人的眼镜腿,得到了一声咋舌。

    “啊哈哈…其实是Hikari给的位置太偏了…”Cosmos也无奈笑着坐在外边的位置。

    “Hikari先生——!”远处传来一个开朗活泼的少女声音,打断了Cosmos接下来要说的玩笑话,三个男人一齐把视线投向那,只见一个中等高度的娇俏少女挥着手,身旁还有一个
长发披肩微笑着的同伴,比那个少女要高出一个头。少女拉着她的同伴来到Cosmos一行人的那一桌入了座,接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解释:“不好意思…我们等另一个同伴很久没等到,时间快到了,才匆匆忙忙的赶来…真的对不起!”

    “哎哎,没关系没关系,女孩子嘛,出门打扮一番总是要花上一段时间的。这么急匆匆的肯定很累了,要不要点些喝的?”Dyna倒是不在意的甩甩手,旋即把菜单翻开递到少女面前。

    旁边的两人早已在心中唾弃了他八百遍。

    平日里就懒得不得了,偏生这时抢尽风头,呸。

    但他们不明说,而是在桌子底下狠狠捏了把他的大腿,左一只,右一只。

    “真的吗?你们不介意就太好了!我想要橙汁,Tikina想要什么?”少女把菜单推到同伴的面前。

    “一份一样的就可以了。”被叫做Tikina的少女点了点头,重新把菜单放到Dyna面前。

    “诶?这位女士叫Tikina吗?明明都还没自我介绍就先直到你的名字真失礼啊。这样,我叫Dyna,目前是个体育老师,想要增强体质都可以来找我哟。”Dyna说完后还嘿嘿两声,自认为帅气的擦了擦鼻子。

    好痛——!

  Hikari和Cosmos在心中如是想到。

    “啊,啊,人家是Melissa,只是个地下偶像,很辛苦呢,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来看人家的演出哦!”

    好可爱!

    三个男人如是想到。

    “咳,我的名字叫Hikari,现在医院工作,外科医生,若想知道我擅长的领域,请来找我挂号吧。”话末,他还扶了一下眼镜才端庄落座。

    ……完美到让人发毛啊。

    另外两个男人眼神交流了一下,桌下互相竖起大拇指,赞同了对方的想法。

    “Tikina,没有什么特长,是个花店的老板,如果各位有需要的,也可以光顾。”Tikina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

    哦哦!正中红心!太温婉了!

    我们的体育老师心中对这位花店老板好感度骤升,他的两位好友就差为他挡住双眼,以防对方看见他那满满的爱意。

    “那就到我……”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Cosmos满心欢喜正要开口表现,那位迟到人员出现了。
他不禁瞪向那个方向,但很快的,他的怒意就转为了心跳。
他为对方如瀑柔顺的长发而迷住,也为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而吸引。那双手骨节分明,白皙干净,天生的高骨架使得她身形修长。她本人也是那么的干净。多好啊,Cosmos几乎沉溺在这其中。

    “Jestes你来啦!太好了,我还想着要不要打电话call你呢。”

    “抱歉。路上有点堵塞,下次我会补偿的。”被唤作Jestes的女孩表情没有变化,但从她略显低沉的声音中听得出一点宠溺。

    Jestes也落了座,见Cosmos还在看着他,他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个…先生?”

    “啊、!啊你,你来啦,我们等得有点久,不、不好意思。那,那么继续,我是Cosmos,只,只是个保健品公司的推销员,也没什么爱好,请多包容。”

    你的好好准备了呢??!完了完了……随缘吧

    Dyna和Hikari在一旁内心焦灼。他们对这个一到关键时刻说话就抓不到重点的好友十分生气。

    我,我也不想,都怪我这破嘴……

    Cosmos才是想哭的那一个。

    “自我介绍吗?我居然错过了这么精彩的时刻,很遗憾。我叫Jestes,现在是个无业游民,平时只喜欢看看书,此外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失敬了。”

    Jestes说完也鞠了一躬,衣领因为这个动作稍稍下滑,从Cosmos这个视角正好能看见那其中的风光。淡褐色(和谐)乳(和谐)晕(和谐)在对方的衣服中若隐若现,若是让Cosmos说话,此时的他一定会结结巴巴。

    但是…作为女人而言……会不会太平了…?

    正当他这么想时Jestes已经起来了,而且直接看着他的眼睛。

    糟糕!

    Cosmos想移开视线也已经来不及了,在那充满不知名情感的双眼中他发现他无处可藏。

   “我,先去趟洗手间,各位聊好。”

    Cosmos仓皇的逃进男厕的最后一个隔间,他又苦恼又烦躁,气愤的狠狠敲了下厕所门,然后打开手机刷了刷twitter想冷静下。

    这一打开不得了。

    他见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他们联谊会的居酒屋,桌上的摆设和酒食像极了他们那一桌的,而且从视角来看…是Jestes。自己什么时候加上的她?他为什么没有印象?

    但他的手已经在下面敲好了字,并且发送上去。

    「诶?在居酒屋吗?很多人嘛。」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

    「都在等你。」

    Cosmos心一惊,但他也确定了,自己的好友列表里早就有Jestes了。意识到这一点的Cosmos只能悻悻摸着鼻子出了厕所重新回到战场。

    远远就能感受到Jestes的目光,Cosmos试探性的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坐上位置。此时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微弱的响了响,Cosmos悄悄的看向自己揣着手机的外套口袋。

    「又不会吃了你。你和我无冤无仇,怕什么。」

    ……仔细想来也是这样,有什么好怕的,毕竟对方是女孩子,就算生气应该也不会把自己揍成重伤。但是从语气上来看自己貌似让他十分焦躁。

    Cosmos这才抬起头,看了身旁两位好友,都在忙着和妹子周旋呢,倒不如说已经拿出了一定要拐一个女友回家的架势。

    拜托了!你们两个不要丢脸!这只是联谊不是吗!……不对,把这场联谊看作单纯的联谊的我果然还是太单纯了…。

    Cosmos调整心态,伸手去拿桌上的梅酒酒瓶,却碰到另一只手。

    是Jestes。

    他愣了一秒,随后僵硬的问道:“我给你倒酒…?”

   “嗯?好啊,谢谢。”

    其实,和她交流也没这么差。

    Cosmos小心翼翼的把酒斟到杯中的三分之二,也为自己斟了相同的量。

    此时手机微振,他调开消息界面,上面的发言人还是Jestes。

    「梅酒好喝吗?」

    「忘了说,那个是我自酿了带来的。」

    这种话……明明当面问也…。

    然而Cosmos还是不禁笑出来,饮尽了杯中那糖分过高的梅酒,敲下一句回应。

    【嗯,很好喝哦。】

    做完这些的Cosmos抬眼悄悄去看她,发现Jestes也在看自己。两人的目光对上的那一瞬,Cosmos的心房一窒。

    唾凤眼…也能这么好看啊…。

    反倒是他先低下头,将自己面前的一碟烤鸡胸肉一点一点推到了Jestes面前。

    “那,那个,说起来,你说你是无业游民,那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Cosmos为了掩饰自己这唐突的动作,随口说了个问题。

    “你想知道?”Jestes仍然没有多大表情变动,而是又倒了杯梅酒抿了一口,“法官。”

    “法官?!好厉害……难怪,你的周身总是有一种……呃,气场。”毕竟这个答案确实有点出乎意料,“那为什么不做了呢?”

    “只是暂时。”

    “实习法官?”

    “……噗。不是的,我已经工作了有三年了。”

    “那为什么……”

    “只是单纯的想转换下心情。……不和我说一说你么。”Jestes给Cosmos的盘中添了几块烤鱿鱼片。

    “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前面也说过了,一介平凡的推销员?哈哈……”Cosmos尴尬的搔了搔后脑勺。

    “不是这个,你难道没有一点喜欢的事?物也有几样吧。”

    “诶?喜欢的事……吗?说出来也许会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

    “这个,这个……”Cosmos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开口,他只好在手机的输入框中飞快打下几个字发送出去。

    【小动物。】

    「看得出来。之前看你发上推特的都是你家猫的照片。」

    Cosmos不由得感到害羞,而下一条信息让他不知所措,竟是想也没想就在上面打下一句好。

    「我也很想逗逗猫,下周末我可以去你家么?」

    那一晚的联谊会就这么过去,但有所改变的是,平日里他会问候Jestes,每天早晨起来了Cosmos总会发送一句早安,然后配上自家那只橘猫睡懒觉的照片。

    晚上则是发送了橘猫粉红色的肉垫的照片,再配上文字。

    【橘太郎梦中梦见你了哦,。】

    「我也梦到橘太郎了,晚安,橘太郎。」

    【那我呢?】

    「你没有梦到我吗?」

    Cosmos敲击键盘的手停住了,他不知道他的脸怎么像是烧起来一般,于是他输入了那行字后闭上眼睛一咬牙发送了出去。

    【梦到了,晚安】

    「我也是,晚安」

    那天晚上Cosmos做了个梦,他和Jestes亲吻,濡湿的舌头交缠,但是对方的动作要更加强势,最后自己被按倒在床上。

    衣衫的纽扣一粒一粒解开,勾人的亲吻沿着下巴一直吻到(和谐)乳(和谐)尖,(和谐)乳(和谐)头也被对方含住,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腰都要(和谐)软化。

    然后自己的(和谐)双(和谐)腿(和谐)被抬起来,Jestes扶着什么进入了自己(和谐)屁(和谐)股(和谐)的那个(和谐)洞(和谐)口。

    “……!!!?!”Cosmos被惊醒了。

    那是……什么……?男人的……?

    他不可置信的喘着气,带着一身的黏腻进了浴室,没有注意到手机上的信息提示。

    Justice:
        「我很快就到你家了。」

TBC
——————————

车?那是下章的事x
可能会写完,也可能不会(喂

扎奈的《待你长大》①

懒癌突发症结是治不好的,我要去肝双贝x捷的车车了告辞👼👼👼👼
ooc这东西当然会有还请海涵(流下悲伤的眼泪
————————————————————

  “…啧,这雨下得真大。”

  远处奔跑的急促脚步声夹杂水花飞溅的声音愈发靠近,过后的一声报怨亮起了楼道间的声控灯,略显暗黄色的灯光打在那人身上,他只手将被雨水湿透的头发撩过额头,白衬衫布料湿了水紧贴他的肌肤,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纹路,他健美的身躯一览无遗,西装堪堪披在他的身上,虽说狼狈,但更多的是男人的英气。

  男人来到家门口低头正要掏出钥匙,角落那只蜷缩着不安紧盯他的小家伙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哪家的小孩?”

  Zagi半蹲下去细细打量着对方:是个孩子,眼睛是少有的琥珀色,头发因为雨淋的缘故发尾滴着水,衣服上有些泥点污渍,露在衣服外边的皮肤满是大大小小的擦伤痕迹,印在小孩儿白嫩的皮肤上煞是刺眼。

  “叔叔…我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下好吗…雨一停我就走…”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那孩子微微发抖,他搓了搓手臂的皮肤往墙角里面又缩了缩,好像这样做就能让其他人看不见自己一样。

  “…你父母呢。”Zagi皱了皱眉,他并不想被邻居的老太太认为自个儿拐了个孩子回来。

  “没、没有爸爸妈妈……他们已经不要我了。”

  “…?!”Zagi也没想到这孩子居然给出这个回答,他现在就想好好吸口烟冷静下,但是不行,旁边有个未成年,既然这个未成年到了自个儿这里说不理也太冷血了点。

  “…啧。”Zagi不耐的咋了咋舌,对着对方扬了扬下巴,“喂,你叫什么名字。”

  “Ne、Nexus…”

  “成了,你暂时就跟着我。”说完他就把这个叫Nexus的小孩单手抱起来扛在肩上,一手摸出钥匙插到锁孔里,这时候Nexus推了推Zagi的肩膀用怯怯的声音反抗。

  “不…不要…呜…”

  话没说完屁股上挨了一掌,不重,也足以让Nexus安静下来。“怕什么。”Zagi满不在乎开了门连人带孩子进了屋子。

  或许是一个人住的关系,家里虽说整洁但是摆设也太过于简单,客厅里就一台电视一个茶几和沙发,能称之装饰的也就只有电视机旁精美高大的酒柜。

  Zagi把Nexus放在沙发上,找来条浴巾包住他瘦弱的身体,并且叮嘱他好好待着便去浴室放水。

  看着Zagi离去的身影,周围空落落的,让他左边的胸口没来由地发疼。

  他慌慌张张地跳下沙发,跟着Zagi刚才离开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小手扶在门边看着Zagi想和他说不要把自己一个人留在那里。

  “叔…叔叔…?”Nexus怯怯地叫那个男人,他回头见着Nexus愣了愣,旋即走去抱起他。

  “直接叫Zagi也行。”Zagi不擅长地露出一个安慰意味的笑,把Nexus放进温水中,

  “Zagi...”

  “在的,你疼么?”Zagi用湿了水的毛巾轻轻擦拭Nexus的肌肤,大大小小的伤口结的血块凝在上面,几乎是贴到那一样,现在撕开肯定很疼,Zagi只能为他擦干净其他地方的污渍防止感染。

  “不,唔…不疼。”小孩握着拳头时不时发出嘶嘶的吸气声这么说道。

  “很快就好。不过我可能得撕开你的衣服。因为可能背部还有点伤。”他这么说不是没理由的,毕竟Naxus离开他原来坐着的墙角时Zagi看到了那个淡红色的“V”字。

  “没…没有的…啊啊!”布料撕裂的声音,接上Naxus的哀鸣,之后是一片死寂,连头顶深深呼吸的气体流动声都能听得清楚。

  “……这是你不小心弄的伤口吗。”

  “……呜…是的。”

  你放屁。Zagi想这么说。但他将那半截话压了回去。

  孩子瘦小的背上有一个血淋淋的,横向延长的“V”字,从伤口裂开的程度看,是被人用什么尖利的东西硬生生刻出来的。

  妈的。世上这种变态的人就应该去死。Zagi啐了一口。

  “再忍一忍好吗?疼的话就哭出来。”他揉了揉Nexus的发顶,小心翼翼的将湿了水粘在Nexus的衣服剥开,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力度擦去伤口附近的脏泥,清理干净后以毛巾把他整个人包裹,吸去水分后为他上了药。

  做完这些的Zagi抹掉额头的汗,用余光暼一眼小孩,既不哭也不闹,乖乖的任自己给他清理。

  “穿上衣服就快睡,我也得去洗澡。”

  Zagi找来他前几年勉强能把自个儿套上的衬衫盖在Nexus头上,放了一杯温水在床头柜就走进浴室。

  “等…!”Nexus好不容易把脑袋从袖子那块解救出来就看见Zaki进浴室的背影,他伸出手想叫住他,让他再多陪自己一会儿,求救一样的呼唤却被挡在门外。

  ”……唔。”
  Nexus把自己藏进被窝,这情节像极了他在孤儿院的时候老师讲的故事。

  那种吃人的恶魔,遇见了不听话的小孩,就会啊呜一口,什么也没有了。人也是,人心也是,人性也是。所以…Nexus一定要听大人的话,不要抗逆他们…

  那时老师柔嫩白净的手放在自己头和略显担忧的表情让Nexus十分不解。也包括现在,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被那群大人伤害了还要听他们的话。

  比起那群大人,我更想选择恶魔。

  他在被窝中缩成一团,静静的想着,想着,直到意识落入黑暗中。

⚠️赛迪!
️⚠️图文内容不符!只是启发!
⚠️ooc!
mua梗,你赛和你迪一夜快活起来后你迪变小了,变成了小煤老板,这个小煤老板并不那么温柔贤惠可爱惹人疼爱,而是高傲目中无人像个小王子一样
你赛很无奈的带着他寻医求药治这个高贵的小煤老板,想要以前那个三千万岁的小贤妻,然而你梦的黑科技阿光说这个得再h一次就能变回来,你赛很拒绝,说我不能对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孩出手,煤老板很生气,狠踢这个岁数也没多大的小孩,还真就踢倒了,煤老板很高兴,抬脚放在你赛胸上说给我舔鞋,你赛很生气,拎过小煤老板就按着揍屁股又觉得揍太狠很无奈的在他屁股蛋子和脚踝上留下个兔牙印
然后阿光把暂时变回成人的药水给了你赛和他说可以就这个机会来一场就能变回去了
你赛高兴的头镖直立哄着煤老板喝了,但是让他恼怒极了,和他来一发的并不是他的娇妻而是真正的煤老板
在一场如同打架的过激情节后娇妻回来了,你赛感动极了,和那个温柔贤惠惹人疼爱的娇妻欣然的来了场人生哲学交流,也可能没有xx
我要gg了打这一大段👼👼👼👼

一个启发,写着玩
p2原梗
洁癖慎入,E迪,赛迪出没
我怎么写了这个
ooc有

若叶是艾斯和赛文,什么操作2333

J_Juggler:

求艾斯的心里阴影面积……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