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屋_Tsukumoya

斯人已逝。

贝捷的小短打。

我只是想写写提乾摄晶会是怎么样的
第一个cp是贝捷。
*是白贝,是白贝,是白贝
警局欢迎我,ooc常驻作家,错字小能手(流下委屈的泪水
现代au啦。
最近没时间,小短打考试前舒缓下心情,鬼父那篇放假见

——————————
又是一个痛苦漫长的夜晚。
Geed紧紧蜷起身子,把自己埋进被窝中。自我限制了可以活动的范围,柔软的空间此时也变得有力而又富有压迫感。
明明自己已经缓解过一次了。
身下的热潮不减反增,比此前任何一次的情潮都要猛烈。他很明白这是为什么,上个月的发情期就没有好好解决,他的父亲因为公司加急会议而只能和他草草了事。
涨大坚硬的(和谐)肉(和谐)刃被(和谐)濡软的(和谐)穴(和谐)肉紧紧吸附挽留,要退出去着实花费了一点时间。
“抱歉,Geed。”
虽然知道那不是故意的,但是那敷衍的一样的语言和那针抑制剂仍然给Geed留下了心理创伤。
“不…我已经受不了了…父亲…”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
后面内容围脖见。
链接在评论区

【多cp】m78宠物店的男人们②

是我,我诈尸的,前两章只是热身。
这篇的cp向,我说了是多cp但是主要的还是赛迪。
不要喷,泄泄♂。
你看我忙的头发都掉光了。(脱下帽子露出自己的光头)
我懒,现在很高产对不对,后天我死的你都不认得这篇文。
说的好像我会填坑一样(吸煤气)
——————————————
  宠物店开张营业的时间有点晚,这对于我们拥有健康生活早睡早起的老年人Tiga来说他的生活节奏是比较缓慢而条理有序的。
  等到他都把店里面宠物的早餐都差不多放好的时候Zero还没有从那间客房里出来。
  儿童的赖床习惯?
  想到这Tiga无奈笑了笑,从前台探出身子招呼在不远处的Mebius,也许是在玩毛线球吧?年幼的奶猫总是任性的有活力不是吗。
  不过走过来的不是奶猫,而是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儿。
  “啊…”Tiga有点愣神,随后明白过来,不自觉的伸手揉搓小孩头顶上不时抖动的猫耳朵。
  “我…我控制不了…”Mebius低下头,猫耳朵也跟着垂下来,尾巴无精打采的一下一下扫过地板,还不安的拍拍地面,他说话断断续续的像是做错了事被严厉批评一样,“人和动物的形态我还不能自由切换…”
  “没关系。你还小。”Tiga吻了吻那白色的毛绒绒的脑袋,又给他拢好头发,“我去叫他起来吧,有客人来了就躲起来,好吗?”
  奶猫发出低低的咕噜声算是答应,Tiga从抽屉里摸出两包牛奶饼干放到小猫怀中,出了柜台就向楼上走去。
  店里的宠物大多都来自m78岛,那地方远得很,确实有那么几分桃花源的即视感,他们能变成人,只要修行和年龄足够大的就能来到人类社会并且融入其中生活,当然了,就这么光秃秃的进了人类社会影响是很不好的,所以他们来到这里第一个旅游站就是Tiga的m78宠物店。
  与其说是宠物店,倒不如说是个考核站。
  有些动物选择待命然后被买走,至于被买走后他们的结局是跟着买主一起生活下去还是中途逃脱重新找个买主都是看他们自己的。
  也有的选择在这里自主学习,条件达到了就出到社会以人类的姿态生活。这种宠物都是不售卖的,藏在店内,有时变回人来活动一下。不得不说,往往第二种生存方式要更受欢迎些。自由本来就是生灵的天性。
  Tiga叩叩客房门,等着里面人的回应,回答没有,床铺因为上方的人翻身发出的吱呀声倒是传出来了。
  这让我们的老人家有点不知所措,叫醒别人这种事还真就不是他干的,以前一般都只有别人叫他起床的份。
  Tiga只好把门开了个缝,微微侧过身将视线投入那阴暗房间中,一条白色的毛毛虫蜷在床上。见影响不大,Tiga索性推开门走进去,小幅度的俯下身摇了摇那个被团。
  “Zero?”
  “嗯…?这么早起来啊美人…”Zero艰难的撑开眼皮,蹿入房间的光线有点刺眼,他揽过眼前人的脖梗作为遮挡,顺带得到一个香吻,岂不美哉?
  等等,自己好像不在家里。
  意识到这一点Zero清醒了不少,凝重的空气流转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再怎样睡眼惺忪的人此时也不能装模做样了。
  他噌的坐起来快速挪到床头那,和这阵慌乱相反的是Tiga波澜不惊的反应,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Zero明显的能看出对方眼中的玩味。
  “太阳晒屁股了噢?”
  “哦那个,不好意思,我刚到店里…工作对于我来说我还没怎么适应、啊哈哈。呃,你知道的,疲劳,疲劳。请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就会去工作的。”Zero又摆出那副无辜样子打哈哈,他一边用食指擦过鼻尖,一边下了床,双手搭上Tiga的肩把他转了个向像是大人扶着小孩一样把人送出了房间并且关上门。
  好险好险。
  Zero扶着自个儿的额头在心中暗自松口气,要是那种风流样子给Tiga发现了的话,别提把到他了,印象分都直接降到负数。
  而当Zero下到一楼时他不经意的往客厅那看了一眼。
  不得了。
  人家黑王蛇跑出来了,不仅如此还攀在一个男孩身上。先不管那个男孩是谁。救人要紧。
  我们富有正义感的花花公子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选择冲上去捏住蛇的七寸把他和男孩分开,不过很显然这种设想失败了。
  因为那个栗色短发的男孩往后退了两步并且护住了缠在他脖子上的黑王蛇。
  “等、等等!Agul不会咬我的!”
  “你又不是蛇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咬!听大人的话!”
  Zero背后直冒冷汗,他曾经给这条蛇咬过一次,就在第一次给他放吃的时候,那口好牙。啧啧啧。他不禁打了个寒噤,紧紧盯着蛇头。
  Agul倒是没有怎么表现,既不生气也不警惕竖瞳,而是悠哉悠哉的滑到男孩头上缩成一个蛇盘吐吐蛇信。
  “看吧?”男孩得意的摸摸头顶上的蛇身,“很安全的。”
  “确实挺安全。”第三个声音加入了这场对话,男孩不由得转过身抬头看过去,同时他暗自把蛇托在他的怀中不让他掉下去。
  “Tiga哥哥!”
  “嗯,是我。不过Gaia这声招呼打得有点迟呢。”Tiga保持那个亲近的笑容半弯下腰捏了捏Gaia的脸颊,“你先去温室把Agul放回去吧,我和这位Zero哥哥还有事谈呢。”
  听到这里,Zero哥哥心中的警铃作响。
  老天,可千万别。我只是赖个床而已。
  “好——”
  在Gaia啪嗒啪嗒远去的脚步声中Tiga重新看向Zero。
  “现在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了。”

TBC

【多cp向】m78宠物店的男人们①

  说起Zero这个人,到目前为止就是个花花公子,有钱不做正事,有时间不去工作,成天和他那一堆“人生路上不可多得的好朋友”们扎堆的去各个享乐主义至上的富豪聚集地疯。
  这得益于他的父亲Seven从他小时候迫不得已实施的散养式教育,也就是被工作压榨自己的时间压榨的一点不剩。…什么?你问他的母亲?那位要强又高雅的女人对于过上这种成天追在小娃娃后面捡尿布的生活是非常抗拒的,而且这种商业的联姻当然毫无情谊可言。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照顾Zero重任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当时还未踏入社会的好表弟Taro身上。
  现在想来,会相信那句“我只是迫不得已帮表哥照顾一下,不要想这么多了,小坏蛋”的自己,不是脑子给门夹,就是脑子给门夹。
  微一定神,Zero把自己从短暂的回忆中拉出来,抱着猫咪的冰山美人已经不在原地了,取而代之的是放在茶几上的一碟小点心,和放下碟子的白净修长的手,Zero的视线顺着那只手攀上手肘,上臂,肩膀,最后截住那双温润墨眸。
  “Tiga,我有件事想问你。”
  “我知道。为什么你会想在我这工作?”Tiga绕过茶几坐在Zero的旁边,因为增加了一个人而更加下陷的沙发让Zero有种落在坑里的感觉,他直起身,这样也方便他装出一个正经的样子,一副态度诚恳却又无辜沮丧的表情:“我最近…失业了。交不起房租,所以才被那个留着丑胡子的臭老头赶出来了。拜托了…Tiga,我只需要两个月,我就…”我就能把你把到手顺便回家。Zero咽下了后半句,换上了另一句让他看起来又正直又不谙世事的说辞,“我就会离开,自己去找工作。毕竟我可才刚大学毕业不是吗…”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Zero觉得自己要笑死了,自己明明就是毕业了几年故意不想帮他的臭老爹,压根没有工作,也没有那么正直。
  而Tiga就是相信了。下垂的眼帘显得那双墨眸有点干涸,俄而重新明亮起来。
  “真是不幸啊…那么这两个月你就在这里工作吧。”话末,他还淡笑着拍拍Zero的肩,那双眼睛像是在说:没关系,别伤心。
  有那么一瞬间Zero想起了很久以前当自己还在初中的时候时不时能在车站看见的那个人,好看是真的,有多好看他不记得,还存于印象中的也就是这样一双墨眸,是个干净的人。而自己从来没和对方打过招呼,认识的契机还很微妙。自己不过是打完架满身伤垂头在等公交,一只手就出现在他眼前。
  “站得起来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然后我们的Ze•不解风情•ro把那只手打开了,他警觉又高傲的瞪视回去,就落入了对方亮润的双眼中。
  “…感谢。”那时的自己,也是这么回答的,现在也不例外。
  于是乎,长达两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的身无分文小少爷Zero的蹭吃蹭喝生活开始了。
  才怪呢。
  给宠物帮忙洗澡是最烦人的,尤其是那只哈士奇。名字好像叫什么,Dyna。对,就这个。
  说起他Zero就来气,本来水湿毛差不多湿透了,等Zero刚拿起沐浴露瓶子就给那只大狗叼起来甩开了,发癫一样的跑出去狗毛打湿地板的痕迹让Zero很是心烦,毕竟等会儿收拾的还是他。
  结果那哈士奇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支人类用的洗发露。
  后来Zero才知道那是Tiga的。Zero用左手按住了右手差点竖起来的中指,接过洗发露,哈士奇还雀跃的汪汪两声抬起两只前腿扒住Zero的小腿。
  最后在他说着“好好好给你洗给你洗”的妥协声中他硬生生用上了那个宠物专用的沐浴露。
  这不是事,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这家店居然还能卖蛇。这条蛇美名其曰Agul,是条黑王蛇。虽说不咬人,但也不是绝对的温顺。
  Zero每次进到那个饲养间都得站定好一会儿,让那条黑色的家伙把自己全身上下看个够,蛇信快速放出又缩回去的动作在Zero看来仿佛他才是食物,直到黑王蛇兴致缺缺的重新溜回树上盘起来,Zero才去放食物,放完就跑,门还差点忘了锁。
  得,这家宠物店已经不止是宠物店那么简单了。

【多cp向】m78宠物店的男人们⓪

时值冬至,寒风刺骨,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街道两旁只有几家商铺还亮着灯挂上“营业中”的牌子,店门大开没有精神地张着嘴巴索要着微薄的利润。
“嗬…”
Zero呼出一口白雾,缩缩脖子同时将围巾重新裹紧一圈,Zero并不喜欢雪花飘入衣领与脖颈间,这使得他没多久就要哆嗦一下。
要不是把家门钥匙丢了,Zero这时候应该搂着几个漂亮姑娘在夜店里面疯,他无奈的跳了跳,将身上堆聚的细雪都赶下去。
现在自己身上分文无几,那出差的老爹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大多数都得两三个月,这段时间只能去麻烦红莲火焰那臭小子,又要看他那臭屁的表情。
想到这,Zero只觉人生一片黑暗,他靠在路边冰冷石墙上,蹲下来,闭眼稍作歇息。
不就是一次嘛,大不了,以后再还回去。
“…先生您没事吧?先生?”
头顶传来陌生的声音,Zero睁开眼,一双深棕短靴进入他的视野,顺上看去,一个长相精致的男人微微皱眉,关切看着他。
“您还好吗?”他向Zero伸出手,Zero很自然将手搭上去。
美人的邀请,说不心动那都是假的。
Zero靠在墙上,故作虚弱,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我没事…谢谢…。”
“您很虚弱,方便的话,您能来我的店里休息一下。”对方扶住Zero的肩,将Zero的右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另一手穿过他的腋下托起他。
Zero有点吃惊,他有点不明白那副柔弱的躯体何来的力气支撑起他,还那么平稳地行走。
“我叫Tiga,您不用担心,我对需要帮助的人很亲切。”
“麻烦了…Tiga,我是Zero。”
Tiga的店铺不算远,这条街道直走,十字路口右拐,第三家店铺就是目的地。
Tiga用另一只手推开店门进入商店,门上的铜铃发出清脆叮当的响声,较远的角落处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跑出来一只白棕相间的小奶猫。
Zero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经意看见过门上的招牌,宠物店三个字提醒了他。
那只小猫一直围在Tiga脚边打转,时不时发出甜腻的猫叫声,惹人喜欢。
有这缠人的小猫在,想安置好Zero有点吃力,费劲的将几乎是趴到自己身上的人放在沙发上,Tiga蹲下身去搔弄它的下巴,那猫发出几声满足的呼噜声,趴下来用爪子抱住Tiga的食指舔舐,而Tiga轻轻抽回手,点点小猫的双耳间。
”不,Mebius,我现在有点忙,玩耍时间还得等一会儿。”
那小猫也听得懂他的话,发出了带有沮丧意味的“喵”的一声便乖乖呆在那里,滴溜溜的眼珠子跟着Tiga转动,直到后门那。
Tiga暂时离开去准备着什么,趁着这时间Zero瞧着不远处那只小猫,小猫也转过身用陌生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他大概能想起来刚才Tiga叫这只小猫的名字,本着逗猫玩的心态,他向那只小猫招招手,放轻声音。
“Me…bius...?”“喵~…”
Mebius也叫了一声作为回应,并没有过来。
“它怕生。”
不知何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他将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Zero的面前后径直走向Mebius弯下腰抱起他,小猫顺从的趴在他的怀里脑袋蹭蹭他的胸口。
“好了好了,我回来了。”安抚完Mebius,那个男人对Zero轻轻点头便自我介绍起来:“初次见面,我是Hikari,姑且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知您是?”“Zero。我只是在这里暂且休息一下。”
Zero靠回沙发,胳膊肘撑着沙发扶手支着下巴稍稍打量一下面前那位名叫Hikari的男人,长发被扎成一条马尾一丝不乱,脸上没有表情,看样子是个冰山美人的类型。
Zero接着盘算了一下要不要就在这里混过这个月再走,他搓着下巴问道:“你们店里还需要短期的工作人员么,我在这里工作在两个月就够了。”
“…嗯…我想需要,但是收不收你得看Tiga的。”一边这么说着,Hikari朝着Tiga离开的方向扬一扬下巴,一边没有停下手中逗弄猫儿的动作。

赛迪的《学习,恋爱》

食用说明:
高中不良少年学渣赛罗×温和诱受家教老师迪迦
ooc,ooc,ooc。
皇爆。
先打炮,后恋爱。

  烟雾缭绕模糊视野,黑暗中为了点烟而亮起的火光很快又灭去,吞云吐雾间只有二人交谈的声音。
  “…喂Glen。”
  Zero靠上椅背仰头望着天花板,任由指间烟灰洒落,懒散地叫住他。
  “嗯?”
  “你说…怎么样才能把生气的人哄回来?”
  “……哈——?!”
  “我是认真的。”
  说实话,Zero并不是很想问这个问题,至于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还需要追溯到上个星期的晚上。
  那天是每周规定的补习,学习一向不怎么样的Zero在试上两节课后居然欣然答应了以后都接受补习,Seven美名其曰浪子回头金不换。
  然而Zero能去不仅是他自己的意愿,还有老师的“教导有方”。

下面的文章你走评论区吧太皇爆了。
我这次写的我心力憔悴,我要休息。

脑洞系列second :m78宠物店的男人们

还是我,不定期诈尸那个佬。
这个故事也没啥,说的是宠物店长空巢老迪收养各种兽化的奥们的小日常吧,在赛少翻皮水后他决定在宠物店吃喝干迪迦…呸,吃迪迦的,喝迪迦的,当然后期会有,干迪迦的。全文估计就是日常和皇爆成分。没了。我脑洞怼开了写的就下面这么点。顺带如果真的写的话我是打算cp乱炖的。有cp洁癖的不要喷我(。)
我看着办。


  时值冬至,寒风刺骨,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街道两旁只有几家商铺还亮着灯挂上“营业中”的牌子,店门大开没有精神地张着嘴巴索要着微薄的利润。
  “嗬…”
  Zero呼出一口白雾,缩缩脖子同时将围巾重新裹紧一圈,Zero并不喜欢雪花飘入衣领与脖颈间,这使得他没多久就要哆嗦一下。
  要不是把家门钥匙丢了,Zero这时候应该搂着几个漂亮姑娘在夜店里面疯,他无奈的跳了跳,将身上堆聚的细雪都赶下去。
  现在自己身上分文无几,那出差的老爹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大多数都得两三个月,这段时间只能去麻烦红莲火焰那臭小子,又要看他那臭屁的表情。
想到这,Zero只觉人生一片黑暗,他靠在路边冰冷石墙上,蹲下来,闭眼稍作歇息。
  不就是一次嘛,大不了,以后再还回去。
  “…先生您没事吧?先生?”
  头顶传来陌生的声音,Zero睁开眼,一双深棕短靴进入他的视野,顺上看去,一个长相精致的男人微微皱眉,关切看着他。
  “您还好吗?”他向Zero伸出手,Zero很自然将手搭上去。
  美人的邀请,说不心动那都是假的。
  Zero靠在墙上,故作虚弱,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我没事…谢谢…。”
  “您很虚弱,方便的话,您能来我的店里休息一下。”对方扶住Zero的肩,将Zero的右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另一手穿过他的腋下托起他。
  Zero有点吃惊,他有点不明白那副柔弱的躯体何来的力气支撑起他,还稳稳的前进。
  “我叫Tiga,您不用担心,我对需要帮助的人很亲切。”
  “麻烦了…Tiga,我是Zero。”
  Tiga的店铺不算远,这条街道直走,十字路口右拐,第三家店铺就是目的地。
  Tiga用另一只手推开店门进入商店,门上的铜铃发出清脆叮当的响声,较远的角落处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跑出来一只白棕相间的小奶猫。
  Zero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经意看见过门上的招牌,宠物店三个字挺醒了他。
  那只小猫一直围在Tiga脚边打转,时不时发出甜腻的猫叫声,惹人喜欢。
  有这缠人的小猫在,想安置好Zero有点吃力,费劲的将几乎是趴到自己身上的人放在沙发上,Tiga蹲下身去搔弄它的下巴,那猫发出几声满足的呼噜声,趴下来用爪子抱住Tiga的食指舔舐,而Tiga轻轻抽回手,点点小猫的双耳间。
  “不,Mebius,我现在有点忙,玩耍时间还得等一会儿。”
  那小猫仿佛听得懂他的话,发出了带有沮丧意味的“喵”的一声便乖乖呆在那里,滴溜溜的眼珠子跟着Tiga转动,直到后门那。
  Tiga暂时离开去准备着热茶,趁着这时间Zero瞧着不远处那只小猫,小猫也转过身用陌生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他大概能想起来刚才Tiga叫这只小猫的名字,本着逗猫玩的心态,他向那只小猫招招手,放轻声音。
  “Me…bius...?”“喵~…”
  Mebius也叫了一声作为回应,并没有过来。
  “它怕生。”
  不知何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他将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Zero的面前后径直走向Mebius弯下腰抱起他,小猫顺从的趴在他的怀里脑袋蹭蹭他的胸口。
  “好了好了,我回来了。”安抚完Mebius,那个男人对Zero轻轻点头便自我介绍起来:“初次见面,我是Hikari,姑且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知您是?”“Zero。我只是在这里暂且休息一下。”
  Zero靠回沙发,胳膊肘撑着沙发扶手支着下巴稍稍打量一下面前那位名叫Hikari的男人,长发被扎成一条马尾一丝不乱,脸上没有表情,看样子是个冰山美人的类型。
  Zero接着盘算了一下要不要就在这里混过这个月再走,他搓着下巴问道:“你们店里还需要短期的工作人员么,我在这里工作在两个月就够了。”
  “…嗯…我想需要,但是收不收你得看Tiga的。”一边这么说着,Hikari朝着Tiga离开的方向扬一扬下巴,一边没有停下手中逗弄猫儿的动作。

泰艾的I want you

拟人泰艾车。我其实并不是很想发。但是为了同步贴吧记录我的成♂长。
ooc,慎入,慎入,慎入,不喜者红叉欢迎。
我已经给过预警了不好吃我也没办法略。
这个其实是辆车,但是肉的部分很草率。明天再评论区给链接吧鄙人乏了。(bu
爱看不看。渣渣渣。

  “嘶嘶…”
  眼前高大的怪蛇吐出信子,暗黄兽瞳中倒映出一袭朱红。
Ace双手握紧手中太刀的刀柄重新摆好架式,眯起凤眼紧盯着目标,不易察觉的后移一步,在其蛇信收回的瞬间横向挥动太刀舞出几道剑气波直击大蛇咽部。
  “吼——!”
  “哼…”
  狰狞巨大的蛇尾摆动挡开攻击,然再定睛一看那抹红色早已消失无影无踪。
  “嘶嘶…”
  大蛇有些狂躁,不停吞吐猩红蛇信意图收集更多空气中的气味找到他。
  “下次记得带脑子出来。”
  身后一阵清冷声音,原本对于大蛇来说不过是根牙签的太刀因为被蓝光附着而看起来扩大了几十倍,此时想要斩杀大蛇轻而易举。
  Ace从高处的岩石跃向它,刀刃对准大蛇七寸向下斩去。
皮肉撕裂的声音伴随着喷溅出的鲜血染红刀身,其中飞溅到Ace朱红色的和服上的血液并不十分明显。
  附着于太刀上的蓝光化作成群光点散开最终透明消失不见,利落的一挥将刀身残留的血液甩干净。
  “…别藏着了。也不知道帮帮我。”
  这句话的语气明显柔和几分,太刀归了刀鞘,锷与切羽合上时Ace身后的巨大岩石断开滑落,Taro就这么被发现,无处可藏。
  “诶嘿嘿…果然还是瞒不住Ace哥哥啊。”
  Taro低头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看看Ace。
  “那个…Ace哥哥…”
  “…你又逃了训练对吧。”Ace长叹一口气,无奈问道。
  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Taro刚要下意识反驳几句,不过对方说的也是事实。
  “……话、话是这么说啦,不过哥哥能不能托借口说是你陪着我训练了?”
  Taro有点窘迫的看着地面,说完双手合十连连喊着“拜托拜托。”
  “…”Ace抱臂扬起下巴思量许久,紧锁着眉头,很快又恢复到那副平静的表情:“…我现在身上很不舒服,要去洗个澡,这事等等再谈。”
  说完Ace转身就要走出去,Taro只得揉揉额放慢速度跟上。
……
  哥哥也会有任性的时候啊…
  坐在Ace房间里的床上,不自觉的摩挲手中折叠整齐的橘色和服,Taro的思绪飘的越来越远。
  “回神了。”

杂谈,新文定材。

找时间写个文,扎奈扎诺成分都含有的。
现代au,就写总裁炸鸡在一个暴雨天捡到六七岁的小奈,在得知其没有父母后带回家养了,主要想写扎奈那种甜甜的日常,狗血就狗血吧,偶尔看见霸道冷峻的人笨拙混乱的时候不是很棒吗。
详细情节我就只想到这,话说回来这样不就和童养媳一样了么。
等等我这一副鬼父的感觉???不不,鬼父也好,也好。
想看小奈一边被gan一边哭喊呻吟着称呼炸鸡为爸爸的情景。
不好,不好,我这样是要给判刑的。
至于为什么会有扎诺。
写到后面不就知道了吗。
只甩脑洞不带文的感觉真爽。(暴打自己

扎诺的never leave。

旧车。不算很旧。
拟人扎诺车,监禁,身体切割成分有。
原梗来源dmmd颗粒苍线,看不明白也没关系,食用愉快。
炸鸡不是渣,炸鸡不是渣,炸鸡不是渣。重说三。
不适者以及不能接受者勿入也别举报(。)
呃,大概就这么多没了。链接走评论区。
三轮车你觉得速度不快我也没办法。

梅浮的小甜饼《日常五题》

前文食用说明!:日常五题,懒得不行写不动十题。
  梅浮小甜饼,私设浮士德偏向伪娘性质。(性格不变)
  以日常五题的方式表现出来了,食用愉快。
  我就是不写十题,你来打我呀。(你神经病吧)
  全文幼年设定,从Faust6岁Mefisto12岁开始
1、相拥入眠
  Faust刚被Zagi领养回来的时候Mefisto没认出来这是个男孩。
  栗色柔顺长发披到肩上发梢微卷,水汪汪的眼睛和一身白色长裙,Mefisto呆呆看着他。
  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孩子好可爱。
  直到Zagi命他带着Faust去洗浴时他才知道自己搞错性别了。
哈…什么嘛…可惜了,不是个女孩子…
   做完这一切后Mefisto坐在床边撑着额头无奈地叹气。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Faust就趴在门边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看着Mefisto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不行,拒绝不了。
   Mefisto果断下床去轻轻牵过Faust的手蹲下来温柔笑着问他。
   “怎么了?”
   “…睡不着。”
   小孩儿面无表情的小脸和说出的话形成反差,有那么几分口是心非的感觉。
   “是吗…那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
   不用说也知道,人家到这里来并没接触多少人,知道的就只有Zagi和Mefisto。
   好不容易哄着Faust睡下去Mefisto才去关上台灯自己也打算睡了。
   黑暗中他听到身后人呜呜咽咽抽泣的声音,Mefisto刚转身想看看情况,正巧怀中就扑进一个小巧柔软的人儿。
   “…别丢下我…”
   “…好好好,睡吧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Mefisto抚摸着怀中人的长发,顺着他的背轻拍,将他整个人圈进怀里。
   “晚安,Faust。”
2、一同外出购物
  再过那么4天就是圣诞节了,Zagi分配好了买东西的任务给自己领养的那几个小孩以及自家爱人Noa,当然是和他一起去。
Faust和Mefisto一组,老实说这还是Faust第一次上街去。
  也是第一次和Mefisto一起逛街。
  Mefisto紧紧牵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丢,商场里各式各样的糖果特别吸引小孩子,五颜六色,看起来可口极了。
  然而这对Faust是个例外,逛商场的全程他的注意力都在不远处的壁窗那,那里展示的是一件漂亮的黑色洋装。
  Mefisto在一路问了3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疑惑的看向Faust,再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I see...
  不过他的钱只够买一些糖果和装饰圣诞树的装饰物。
Mefisto苦恼的蹲下来双手抱头,Faust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松开忙转身回去找他,见状疑惑的拍拍Mefisto的背。
  “Mefisto?你不舒服吗?”
  “…不是。”
   Mefisto摇摇头,头更加低了低。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Faust抱膝蹲在他旁边看着Mefisto那块地面。
  “…没什么,那条裙子我会买给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Mefisto这才重新牵起Faust的手拉着他一起站起来。Faust闻言羞红了脸,一直红到耳根,他在害怕Mefisto如果知道他这种爱好也许就不会再理他了,他连忙甩开Mefisto的手抱臂扭过头不去看他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道:“什…、…什么裙子?我、我不要裙子,我可是男的。”
  是的,这样就不会被当作变态而被人讨厌了吧?
  “不。”Mefisto摸了摸Faust的头笑着安慰他:“不用担心,就当作是你和我的秘密好了,我会多做点零工好拿到报酬给你买洋服的。”
  “……”沉默半晌,Faust才转过身抱住Mefisto的腰,脸埋在他的怀中闷声道谢。
  “…谢谢你。”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Mefisto从邻居家的Next拿到了新的一版恐怖电影的碟片,在他喜欢同时也很悲伤。
  我喜欢可不代表人家Faust也喜欢。
  Mefisto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偷偷摸摸把恐怖电影碟片看完时Faust就敲敲门探出半个身子站在门边。
  “Mefisto,我可以进来吗?”
  Mefisto赶忙把那盒碟片藏到身后堆出笑容点点头:“噢当然能进来,Faustus,呃,就是我现在想看恐怖电影,你害怕吗?”
  说到后面Mefisto拿出那盒碟片晃了晃,Faust眨巴眨巴眼好奇的看着他手上的东西,点点头很自觉的坐到他身边。
  “怕的话可以让我抱着你。”Mefisto坏笑着揉乱Faust的头发跑到电视机前放入碟片开始播放。
  屏幕里映出一张放大版的血肉模糊的脸,镜头拉远时才发现这不过是个断头,一个长相狰狞畸形的温迪戈正在啃食它。
  Mefisto有点担心的瞥了一眼Faust,结果人家就跟个没事人一样静静看着电影,仿佛看的不是恐怖片一样。
Mefisto暗自松口气和他一起投入到电影中。
  看到中间时Mefisto打了个呵欠,这种主角用枪爽虐丧尸老套的不行的情节毫无看点。
  这时他才感觉到肩膀上多出一份重量,Mefisto看过去,Faust早就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唉…这Next推荐的什么破片子。
  Mefisto把Faust打横抱起放回床上,轻手轻脚地去关了电视才躺回Faust身边给他掖好被子。
  自从第一次和Mefisto睡觉后Faust就经常和他一起睡,今天也不例外。
  此时的Next看着手中的碟片打了个喷嚏。
4、叫一方起床
  每天叫醒Mefisto都是一件乐趣无穷但也困难重重的事。
  这是Faust跨坐到床上被团来回颠簸起落的第十个会合。
  此外他曾试过一边捏着Mefisto的鼻子一边拍他的脸颊。
  显而易见的,这些都以失败告终。
  “Mefisto。”
  “…呼呼…”
  对方只是翻了个身又缩成一团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Faustus…你穿着洋服的时候太可爱了…”
  “……”
  尽管Faust听到这番话开心又害羞不过现在不是被这种甜言蜜语打动的时刻。
  他重新跨坐回那个被团上又开始一轮颠簸起落试图把对方晃醒。
  “Mefisto,起床了。”
  “………”
  在沉默一段时间后被子里发出几声呼噜声,头发睡的跟个鸡窝一样的Mefisto才探出头来看着高处的Faust。
  “Morning…Faustus。”
5、早安吻
  然后依照惯例Mefisto的额头上就会得到Faust的一个甜吻。
  Mefisto也会搂过Faust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个吻作为回礼。

对于伪娘梗以及文中杂七杂八的解释:
因为想到小浮人间体是个女孩子啊所以你也懂的嘛。正剧里的鞋子前端还翘翘的。所以我就动动了我的脑子。文中的Faustus是亲切的称呼,通俗点翻译就是小浮的意思,高逼格是浮士德斯。